• 大安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玉面狐狸的悲惨爱情故事

2020-06-27 20:02:03  来源:大安资讯网

    牛魔王笑拥玉面狐狸

    《西游记》里,明目张胆包养二奶的只有一个牛魔王。牛魔王不是神仙,充其量也就是个本领比较大的妖怪。玉面狐狸身为女妖,嫁给他也算是门当户对。

    但牛魔王和玉面狐狸这一对儿给人的感觉很奇特。

    前卫

    玉面狐狸的老爸万岁狐王,在当地的狐妖中,无疑是地位最高的,大概生前利用公务之便,收受贿赂,批发官帽,终于发家致富,积累了百万家产。玉面公主作为官二代兼富二代,依仗着老爸的职权,不思进取,一直没学到什么真功夫,法力很有限。等老爸这棵大树轰然倒下,她才惶恐地替自己想后路。

    玉面狐狸唯一能想到的后路,就是找个好人把自己嫁了。

    以玉面狐狸的家底,再加上她还这样娇柔,这样风情万种,总该找一个白马王子似的妖怪才合适。即使不找白马王子,也该找个没结过婚的钻石王老五。再退一万步,最次也应该是离异无孩的男人吧。可她偏偏就找了这个粗狂不羁的牛魔王,粗粗拉拉不说,而且还有老婆孩子。

    不过,实践证明,牛魔王却是个好老公。老牛有技术有武艺,神通广大,虽然五大三粗,但是感情细腻,对玉面狐狸十分有耐心,极尽温存,体贴入微,心肝宝贝地哄着、叫着,大概只有经历过婚姻的男人才这样懂女人。

    这样看来,玉面狐狸的眼光倒是不错,观念还挺前卫。

    入赘

    依照牛魔王的性格,入赘到二奶家里吃软饭,他应该是不干的,混得再差,也不至于到靠女人吃饭的地步吧。可是老牛偏偏去了。

    这恐怕是被玉面狐狸的美貌和财富打动了——娶一个黄花美妖,过富足的生活,天上人间这样的好事太少,偏偏他老牛就遇上了,何乐而不为呢?何况元配罗刹女也不是会当家过日子的好女妖。

    玉面狐狸的美丽是不容置否的,按照吴承恩的描写:“双睛蘸绿横秋水。湘裙半露弓鞋小,翠袖微舒粉腕长。说甚么暮雨朝云,真个是朱唇皓齿。锦江滑腻蛾眉秀,赛过文君与薛涛。”

    她不单单是容颜美,而且作为富二代,经过高层生活熏陶,颇有大家闺秀气质,没有罗刹女的村姑野蛮气。罗刹女是打家劫合出身,原来靠吃人为生,她出场的形象是:“手提宝剑怒声高,凶比月婆容貌。”一个是娇羞可人家有万贯的年轻美妖,一个是巾帼不让须眉靠收取一点扇风服务费谋生的半老徐娘,换作你,也会对美丽富有的小女妖动心思。

    既能抱得美人归,又能享受幸福富裕的贵族生活,老牛也顾不得居住在芭蕉洞里的黄脸婆罗刹女了,直接搬进玉面狐狸香艳的摩云洞,一住就是两年,两年时间没再回芭蕉洞。

    胜利

    牛魔王住进摩云洞,过上有品位的贵族生活。在小资二奶的熏陶下,他把江湖习气收敛起来,像个有档次的男人那样玩丹书、学茶道,在穿衣打扮上,也很是讲究,与500年前大不相同。

    孙猴子和他见面的时候,他“头上戴一顶水磨银亮熟铁盔,身上贯一副绒穿锦绣黄金甲,足下踏一双卷尖粉底麂皮靴,腰间束一条攒丝三股狮蛮带”,都是高档时装。这身行头置办下来,是要花不少银子的,不过妖怪二奶有的是钱,给老公买衣服,是不会心疼的。

    如果不是唐僧的取经团队路过火焰山,如果没有孙猴子的突然闯入,或许牛魔王和他的二奶一生一世就这么幸福地生活下去了。

    两年不见,那个在芭蕉洞里的黄脸婆罗刹女,已经渐渐被牛魔王忘记了。他原本还偶尔瞒着玉面狐狸派人给她送一点珠翠金银绫罗缎匹,年供柴月供米,这样的事情现在也越来越少。既然两年都不见了,说不定这辈子也不会再去见她。玉面狐狸一枕缀满温情的缠绵把他彻底征服了,在温暖的软香情靥中,美妖目光如烟,柔情如梦,还有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诱惑着,老牛彻底习惯了这种生活,不想再回到芭蕉洞里的旧澳门网上投注平台了。

    有人说玉面狐狸不以破坏家庭为己任,其实她已经把牛魔王的家庭破坏了,老牛为金钱和美女倒戈,已经把第一任老婆扔到一边了。也许玉面狐狸本意上没打算把老牛的婚姻破坏得如此彻底,但事实上那个婚姻已经风雨飘摇。家中红旗虽然没倒,但飘得无精打采的,倒是外面的这面彩旗迎风招展,越来越精神。

    凋零

    两个女人甚至更多的女人共一个丈夫,是中国古代的特色婚姻。不过,女人们心里并不平衡,要让她们和睦相处,人或者妖都办不到。

    玉面狐狸很忌讳提到芭蕉洞,不愿听到有关罗刹女的任何消息。孙猴子找到牛魔王的新家,刚见到玉面狐狸的时候,这个美妖手折一枝香兰,袅袅娜娜的,一问一答都温文尔雅,俨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家女子。后来一听说孙猴子是从翠云山芭蕉洞那里来的,是来请牛魔王的,玉面狐狸就顾不上大家闺秀的矜持,勃然大怒,竟然破口大骂起来:“这贱婢,着实无知!牛王自到我家,未及二载,也不知送了他多少珠翠金银,绫罗缎匹。年供柴,月供米,自自在在受用,还不识羞,又来请他怎的!”

    没想到孙猴子更泼,说的话更难听,他拿着金箍棒吓唬美妖:“你这泼贱,将家私买住牛王,诚然是陪钱嫁汉!你倒不羞,却敢骂谁!”

    孙猴子欺负玉面狐狸,这让牛魔王心里怒气上升。新仇旧恨沉渣余孽一起浮上水面,他要老账新账一起算,认认真真和孙猴子讨个说法。所以,就有了后来那场惨烈的战斗。

    这一仗,牺牲最惨重的是玉面狐狸。苦苦营造的温馨迷人的环境变成了一片废墟,自己也命丧猪八戒的钉钯下,一朵美丽妖冶的花儿瞬间凋零。

    她虽然有错,但错不当死,这美丽消逝得令人扼腕叹息。对于罗刹女来说,二奶死了,也许这样消灭掉二奶是她最没责任的方式,但是,老公依然不属于她自己,牛魔王被佛家收编,再也不能回来了。

    玉面狐狸以惨烈的人生收尾,在不该凋零的季节逝去,故事的最终是一场美丽的悲剧。